特稿:重慶成全球最受“監控”城市

時間:2019-10-25 07:51內容來源:聯合早報 版閱讀:新聞歸類:中國聚焦
中國特稿:重慶成全球最受“監控”城市 專家:過度依賴攝像頭或使治安管理制式化


重慶主城區馬路街道上處處遍布公安和交通部門的攝像頭。圖為解放碑步行街一根路桿上裝置多個攝像頭。(王緯溫攝)

英國一份最新報告顯示,重慶目前是全世界最受攝像頭監控的城市,攝像頭覆蓋人均密度大幅領先北京、上海、廣州等中國一線城市。

受訪重慶專家和民眾普遍肯定攝像頭對維護公共場所治安的必要性,也認為這些攝像頭并未對個人生活造成困擾。

但也有專家警告,廣泛使用攝像頭可能導致管理部門的慵政懶政,并以機械化管理方式應對治安問題。攝像頭走入學府和工作場所,也可能損害公眾免于恐懼的權利。人們言行上一旦變得謹小慎微,將有礙創新力的釋放。

美國官方10月初首次對華打出“人權牌”,宣布制裁28家在新疆打壓少數民族的中國機構與科技企業,其中包括視頻監控企業龍頭海康威視和大華技術,讓輿論再次聚焦中國境內使用攝像頭的現況。

今年8月,英國科技網站Comparitech發布針對全球120個城市的調查則發現,城市人口逾1535萬的重慶,受近258萬個攝像頭監控,即每1000人就有約168個攝像頭,人均密度位列榜首。

中國電眼持續增加 明年料每兩人“共享”一個

根據這項調查,中國是全球最受監視的國家,目前約有2億臺電眼遍布全國。這個數目還會繼續增加,預計明年總數將達約6億2600萬臺,意味著中國的人口與電眼比例將變成每兩人就有一臺。

在攝像頭人均密度榜上,中國城市占了前10名的八席,其中深圳、上海、廣州和北京分別排名第二、第三、第八和第九。數量上最多的則是上海,有逾298萬個攝像頭,密度是每1000人有約113個攝像頭。

至于新疆,其首府烏魯木齊榜上僅排第14,人口350萬有逾4萬3000個攝像頭,即每1000人約12個攝像頭,無論是攝像頭數量,還是人均密度都遠低于重慶。

據記者觀察,重慶主城區馬路街道上處處遍布公安和交通部門的攝像頭,大多安裝在路桿及燈柱上,頗為顯眼。每根路桿燈柱上的攝像頭數量少則一兩個,多則五六個,設計款式林林總總。

例如,在重慶地標解放碑,據記者點算,連接民族路與民權路、長逾半公里的解放碑步行街上,有至少74個攝像頭。其中,在步行街一端、民權路和中華路范圍不大的T字路口,就有多達16個攝像頭。

重慶街上遍布攝像頭,據悉可追溯至中共重慶原市委書記薄熙來主政時期。

據《環球時報》2011年3月報道,重慶當時計劃斥資26億美元(逾35億新元),設置由50萬臺監視器組成的安全系統,使之成為世界最大的安全系統之一。

報道引述時任重慶公安局長王立軍稱,該安全系統將是美國911事件后,全球最大的新安全網網絡。重慶公安發言人當時也透露,重慶將在2012年以前架設超過50萬臺監視器,主要用于預防犯罪、緊急控管和救援行動;目前重慶近258萬個攝像頭,已是2012年數量的逾五倍。

該系統據報也讓2010年在烏魯木齊設置的安全監視系統顯得相形見絀。烏魯木齊2009年7月發生大規模暴力騷亂,當地之后裝設4萬臺監視器。

受訪重慶市民普遍肯定攝像頭對改善公共治安和交通秩序的貢獻。這讓交警能快速發現駕駛者違規行為并做出懲處,從而有效遏制超速、逆向行駛、彎道超車等危險駕駛行為,減少交通事故。同時,攝像頭讓行人守法過馬路;搭乘公共交通的乘客也能快速尋回遺失物。

一名不愿具名的重慶市民告訴《聯合早報》,中國幅員遼闊,安裝多一些攝像頭不是壞事,沒有技術支撐單憑公安難以有效執法,何況攝像頭僅限公共空間,并未安裝在民眾的私人空間。

一名30多歲的陳姓重慶市民則說:“公共場所特別是晚上,安全隱患或多或少還是存在。有了攝像頭以后,從公安和市民的角度,(安全上)可能會有一些幫助。”

一名蒲姓年長者說:“我覺得(多安裝攝像頭)挺好的。如果你丟了什么東西,誰偷了你的東西,搶了你的東西,甚至是孩子被偷……通過它還可以找到一些線索。別的負面的,我還沒感到什么不好。”

另一名不愿具名的重慶市民則稱,他個人感覺重慶近年治安比以前好。“尤其是(現任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來了以后,包括我所認識的很多企業家,事實上對于安全感,包括對社會的信心應該是越來越強。”

他認為,政府裝攝像頭旨在社會穩定,提高公眾安全感,自己與周遭朋友都不認為監控設備侵犯他們的隱私。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相關欄目推薦
推薦內容
幸运农场怎么看三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