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滔淼:香港的深層次矛盾在哪?

時間:2019-10-25 12:40內容來源:聯合早報 版閱讀:新聞歸類:觀點評論
作者:溫滔淼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周三在立法會會議中,正式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但是明眼人都會知道,黑衣暴徒發動的暴力浪潮,并不會因此而平息。亂港派、黃絲媒體乃至境外勢力不斷地妖言

作者:溫滔淼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周三在立法會會議中,正式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但是明眼人都會知道,黑衣暴徒發動的暴力浪潮,并不會因此而平息。亂港派、黃絲媒體乃至境外勢力不斷地妖言惑眾,固然是香港亂局難平的主要因素。部分立場偏頗的所謂“學者”,乃至是建制陣營當中的投機分子,在此一時刻蹦出來,說一些似是而非的胡話,變相為亂港派說話,也是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

中大社會科學院客席副教授沈旭暉,日前在電臺節目中的發言,便是一個典型例子。沈旭暉聲稱,中央在2012年提出“全面管治權”之后,港人情緒日益低落,社會矛盾愈加尖銳,對立也代替溝通成為新香港常態。因此,他認為身份認同及捍衛核心價值問題,“這些才是深層次矛盾,我們所關注,而非有沒有樓”,“就算社會表面上一切正常,似北韓(朝鮮)般生活又是否開心呢?”云云。

不諱言的說,沈副教授作為“學者”,其論證之粗疏,實在令人咋舌,不禁使人懷疑,他的所謂論證,只不過是政治表態。

首先,所謂的“港人情緒日益低落”,或者“身份認同及捍衛核心價值問題,才是市民所關注的深層次矛盾”,又有什麼可量化的數據支持?若是沒有的話,沈副教授又是否把一己的政見,加諸在所謂“港人”、“市民”身上呢?

其次,“全面管治權”不是什么“新管治哲學”,而是中央根據憲法和《基本法》所擁有的憲制權力,當中包括:國防和外交事務、決定增減適用於香港的全國性法律、決定香港進入緊急狀態、向特首發出指令、特首的實質任命權、政制發展決定權、《基本法》的解釋及修改權,以及決定香港原有及現行法律是否停止生效。上述權力早已寫於《基本法》之內,2014年發表的《“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只是重申中央擁有“全面管治權”而已。

更重要的是,沈副教授所提到的“核心價值”,究竟又是什麼?假如“核心價值”是指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話,現在破壞“核心價值”的人,不正正是亂港派和暴徒嗎?暴徒決定發動暴力沖擊之前,有經過市民授權和同意否,沒有的話談何民主?暴徒無視法紀,藉著所謂的“私了”,襲擊政見不同的市民,又瘋狂破壞人家的店鋪,這算得上捍衛自由、人權和法治乎?

由此可見,亂港派及其支持者的所作所為,根本不是在捍衛“核心價值”,而是他們一直心存“戀殖”情意結,因而從一開始便反對香港回歸。另一方面,香港存在一部分的別有用心者,在回歸后跟亂港派沆瀣一氣,意圖把香港的高度自治,變成中央放任不管的“完全自治”。正因如此,他們聽到中央提出的“全面管治權”之后,才會變得“情緒低落”,繼而奮力作出抗拒中央之事。

當然,沈副教授有一點并沒說錯,便是香港的深層次矛盾并非“有沒有樓”。階級矛盾日益尖銳、階級流動性越來越低,才是香港的本質性矛盾,“有沒有樓”只是使到矛盾激化的一個因素。為免遭到敵視,部分既得利益者才需藉著亂港派、部分媒體乃至是所謂“學者”之口,轉移群眾視線,使到不明真相的市民,以為“身份認同和捍衛核心價值”是問題根源。若非如此,身處上層階級的沈副教授又何需一再跳出來,重申香港的深層次矛盾不在於“有沒有樓”呢?

頂一下
(36)
56.3%
踩一下
(28)
43.7%


相關欄目推薦
推薦內容
幸运农场怎么看三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