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委會領銜做出來的集體愚昧

時間:2019-10-25 12:39內容來源:聯合早報 版閱讀:新聞歸類:觀點評論
來源:聯合報 蔡政府處理陳同佳案,演出從反送臺到香港不辦,我們辦的發夾彎,其中最主要的癥結,就在凡事都由陸委會領銜定調,其他部會卻沒有發聲置喙的地位。在決策偏歧的情況下,原應扮演主

來源:聯合報

蔡政府處理陳同佳案,演出從“反送臺”到“香港不辦,我們辦”的發夾彎,其中最主要的癥結,就在凡事都由陸委會領銜定調,其他部會卻沒有發聲置喙的地位。在決策偏歧的情況下,原應扮演主要角色的法務部門卻形同被迫噤聲,導致“制港抗中”的氛圍泛濫,而此案最核心的“司法正義”卻被壓縮。如此一來,蔡政府對此案的決策當然難孚民眾期待。

觀察這次政府處理陳同佳案,每一次令人錯愕的因應,都出自陸委會手筆。最初傳出陳同佳要來臺投案,陸委會第一時間即宣稱拒收,要求港府將陳同佳留在香港,不要“踢皮球”,不要“放棄司法管轄權”。其后,包括閣揆蘇貞昌、內政部長徐國勇、法務部長蔡清祥等人,皆一路附和這項論調。在蔡政府看情勢不對而決定轉彎后,又是陸委會發布聲明,聲言我方決定“派檢警赴港押解陳同佳”。豈料,這又碰觸到“跨境執法”的敏感神經,讓港方感到難以接受。

照理說,因應這么一件受矚目的跨境遣送事件,理應由各部會集思廣益,共同協商研擬對策。但蔡政府的作法,卻過度偏倚陸委會及國安幕僚意見,把政治利益放在第一位,把法務部門的主張撇在一旁,也因此一路演出失衡、犯傻的處理,讓民眾感到憤怒。其中最大的缺憾,是我士林地檢署曾偵辦此案長達十個月,并對陳同佳發布通緝;然而,檢方的意見從頭到尾都在政府決策中缺席。正因為如此,蘇揆會說出“香港人殺香港人”、徐國勇說出“屬人主義”的謬論,都是過度耽溺于政治對抗思維,對喪失司法主權問題渾然不覺。

在政策轉彎前,法務部長蔡清祥曾和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舉行聯合記者會。蔡清祥說,香港若對此案無管轄權,我方愿與港方討論后續事宜,沒有“拒收”問題;但邱垂正則辣口宣稱,追訴犯罪,不可能任憑港府“操作管轄權”、“操作嫌犯來臺”。法務部意圖表達的善意,瞬間就被陸委會的嗆聲破壞殆盡。這場記者會也引發檢察體系的不滿,有檢察官批評“行政干預司法”,有檢察官嗆稱“沒聽說過有國家拒收通緝犯”,“難道臺灣不要司法正義”。更有檢察官反問,陳同佳殺人定罪證據都在臺灣,我國要香港移交什么證物?連專精刑法訴訟的學者都呼吁蔡政府盡速停損,至此,政府政策才往回擺正。

除了“行政干預司法”外,事實上,政府在陳同佳案中“政治凌駕法律”的情況也相當嚴重。徐國勇大剌剌用“屬人主義”為由,要將陳同佳拒于境外,只是其中一端。包括蔡總統數度強調,陳同佳來臺“只有逮捕,沒有自首”,同樣也是在用政治權威指導辦案。蔡英文上任后一直把“司法改革”、“司法正義”掛在嘴上,但她這次“拒收”陳同佳、自棄司法主權在先,又讓陸委會領軍處理此案,自己動不動對司法作為下指導棋,這不是在侵害司法的獨立審判嗎?

這種整個政府集體喪失理智的情況,和去年沸沸揚揚一年的“卡管事件”,其實存在類似的脈絡。在“卡管”事件中,蔡政府一心要拔除管中閔的臺大校長職務,認定此一目標后,不惜采取任何栽贓、羅織、曲解法令等手段,即便接連損失三名教育部長也在所不惜。當時那些急著向蔡總統表功的官員,只顧四下搜尋各式“卡管”撒手锏,又有誰真的在乎政府治理的“正當性”和“適法性”?

綜觀蔡政府對陳同佳案的處理,由陸委會扮演“定調”的角色,絕對是錯誤的選擇。也正因為過度流于對港、中的對抗思考,忽略了此案的司法本質,使得政府各部門的腳步一起走向錯亂的方向。追根究柢,陸委會或國安幕僚的意見,若是遵循或揣度蔡總統的個人意向而陷入盲點,那么,決策失靈必然更深不可測。蔡政府的決策過度集中,這又是一個嚴重警訊。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相關欄目推薦
推薦內容
幸运农场怎么看三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