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穎:特朗普貿易戰擾亂全球經濟

時間:2019-10-25 07:46內容來源:聯合早報 版閱讀:新聞歸類:觀點評論
朱穎 弗蘭克奈特(Frank Hyneman Knight)是美國芝加哥學派創始人之一,他有一句名言:能夠計算出概率的,都是風險,連概率都無法計算的,叫不確定性。特朗普貿易戰上演了一幕全球貿易的不確定

朱穎 

弗蘭克·奈特(Frank Hyneman Knight)是美國芝加哥學派創始人之一,他有一句名言:“能夠計算出概率的,都是風險,連概率都無法計算的,叫不確定性。”特朗普貿易戰上演了一幕全球貿易的不確定性,因為你無法知道特朗普明天又會對誰加征關稅,也不知道明天他又會對中國采取什么措施。

比如,全球都知道中美兩國將在10月10日左右舉行經貿談判,大家還是寄予一點希望。但是10月4日美國商務部宣布,以反傾銷的名義,向44億美元的中國木造櫥柜和組合式盥洗盆征收28.7%至251.6%的附加關稅。美國政府這樣出手,讓中國出口企業遭受打擊。

阿希爾(Hites Ahir)等三位經濟學者編制了世界貿易不確定性(WTU)指數,該指數使用《經濟學人》情報部自1996年至2019年每季度的國家報告,來衡量143個國家的貿易不確定性。研究發現,不確定性的增加預示著產出的顯著下降。根據2019年第一季度觀察到的貿易不確定性的增加,足以在2019年使全球增長率降低0.75個百分點。

今年9月,美聯儲發表研究報告指出,中美貿易戰帶動的貿易政策不確定性,導致美國損失數千億美元的產出,全球將損失多達8500億美元。經濟學家通過變量來分析不確定性對貿易和產出的負面影響,關稅的提高以及由此產生的貿易政策不確定性減少了投資和產出,投資和產出下降導致貿易量減少。

10月份,世界貿易組織發布的報告指出,綜合反映貨幣、財政和貿易政策不確定性的“全球經濟政策不確定指數”,已從2019年1月份289點升至8月份的348點,為歷史最高水平,由此估計,2019年世界貿易增長率在0.5%至1.6%之間。如果貿易緊張局勢繼續加劇,貿易增長可能會跌破這一范圍。

10月份,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表報告指出,美國與中國之間的貿易緊張局勢,到2020年將導致全球國內生產總值(GDP)水平累計下降0.8%。造成增長疲軟的原因是,制造業活動和全球貿易急劇惡化,關稅的提高和持續的貿易政策不確定性,損害了投資和對資本品的需求。

與經濟研究不同,企業是通過實際操作來實踐不確定性對貿易的影響。比如,2019年9月初,中國國際聯合石油化工公司從美國進口原油,運輸途中得知中國開始對美國原油加征關稅。該公司將部分原本銷往中國的美國原油,轉售給印度和韓國的買家。這樣的轉售行為肯定不會給公司增加利潤,但為不確定性對貿易的消極影響提供了案例。

再比如,路透社8月7日報道,美國宣布對中國商品加征新一輪關稅后,中國隨后宣布將停止購買美國農產品。中國買家會轉向采購巴西等地的大豆,這推動巴西大豆價格跳漲。巴西出口中國的大豆成本加運費(C&F)價8月初已升至每噸400美元,而7月底的價格為380美元。兩國政府彼此間的互動損害了企業的利益,直接導致貿易成本的上升。2018年中國進口大豆為8803萬噸。一噸價格增加一美元,全年增加的支出也是一個大數目。

特朗普貿易戰擾亂全球供應鏈,是貿易政策不確定性對貿易消極影響最壞的后果。跨國公司在供應鏈環節上受到關稅的不確定的影響,將傳導給企業的成本、產量和出口量等變量,使企業的核算和預期處于不確定。

韓國三星手機生產全部撤離中國,肯定是受到了中美貿易戰下關稅的影響,再加上近幾年中韓關系的變化,三星審時度勢主動撤出中國。2018年4月至2019年10月,三星手機關閉了深圳、東莞、天津和惠州的工廠。同時,三星將產能轉移至印度和越南,三星目前在越南的智能手機產量為2億只,2018年三星手機的銷量為全球第一。

特朗普貿易戰對擾亂全球貿易應當承擔責任,但全球范圍訴諸貿易保護主義的不僅僅是美國,特朗普再胡來,畢竟美國是一個法治國家,特朗普無法根本扭轉美國在全球大國經濟體中最開放的格局。

有些高唱貿易自由化的國家未必真正是一個開放的國家。2018年11月22日,世界貿易組織(WTO)發布二十國集團(G20)貿易限制措施報告,報告指出20個經濟體在審查期間(2018年5月16日至10月15日)應用了40項新的貿易限制措施,包括關稅增加、進口禁令和出口關稅。這相當于平均每月八項限制性措施。

頂一下
(7)
70%
踩一下
(3)
30%


相關欄目推薦
推薦內容
幸运农场怎么看三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