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佳佳:香港激進暴力 背后種族主義幽靈

時間:2019-10-21 06:38內容來源:聯合早報 版閱讀:新聞歸類:觀點評論
最近在香港,從中國銀行到中國移動,從優品360超市到美心餐飲集團,難以計數的中字號或僅僅是被認為支持中國或同情警方的企業、商鋪、食肆,遭到打砸、焚燒和劫掠,甚至他們的顧客也受到騷擾和

最近在香港,從中國銀行到中國移動,從優品360超市到美心餐飲集團,難以計數的中字號或僅僅是被認為支持中國或同情警方的企業、商鋪、食肆,遭到打砸、焚燒和劫掠,甚至他們的顧客也受到騷擾和霸凌。(路透社)

9月底的一個周末,美籍華裔記者樊嘉揚在采訪香港抗議示威時說了普通話,而受到圍攻騷擾。有人用種族主義字眼辱罵她,還有人指責她是“共黨特務”。她發了推特:“我的華裔面孔成了負擔……剛剛被質問既然我來自美國、是個記者,為什么會有一張中國臉?”

那之前幾天,在“九一八”,也就是日本侵華88周年這一天,香港大學的“民主墻”上出現了一幅“慶祝九一八”的海報。一名記者同行在推特評論道:“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人們通過美化二戰軸心國侵略來追求民主。”

最近,摩根大通銀行的一個大陸員工在香港中環辦公樓下被圍堵和辱罵,示威者對他大吼“回大陸”。當他用普通話回應“我們都是中國人”后,有口罩黑衣人向他揮拳,把他打得眼鏡脫落。兩個月前,示威者占領香港機場并阻擋國際旅客搭機時,兩名內地人被懷疑是“臥底公安”,遭私刑毆打和羞辱。

所有這些都顯示了一個復雜且在某種程度上被忽視的問題:這場被描述為非黑即白的民主與專制之戰的抗議背后,香港社會愈演愈烈的針對普通中國大陸人群體的強烈不信任,乃至泛化仇恨。

隨著過去幾年中國政府的日益強硬,香港人感到他們原本享受的自由面臨被吞噬的威脅。不幸的是,這種針對當局的憤恨“溢出”,不正當地發泄在普通大陸人身上,甚至波及更多有華裔臉孔、說普通話的人,包括新加坡和馬來西亞華人游客、臺灣人、美籍華裔記者等等。

事實上,那些在連登論壇關注和幫助香港示威者傳遞信息、協調行動的人,早已對這種赤裸裸的排外仇恨言論不陌生。過去幾年,在香港各大高校校園,大陸生被辱罵“支那狗”,被叫“滾回中國”的事件屢屢發生。

“滾回……”是不是聽起來耳熟?過去幾年在美國,隨著排外和反移民情緒高漲,包括來自中國的外來移民,甚至是在美國出生的第二、第三代移民,越來越常聽到美國極右翼說類似的話。這不僅僅發生在美國。隨著本土主義席卷全球,各大洲的新移民多多少少成了“本土人”幾乎所有不滿的代罪羊,從搶購奶粉到奢侈品包包,從偷走工作到財富和機會。

隨著香港反修例示威進入第四個月,本土主義和排外情緒與美國極右翼越來越相似。一些香港本地人感到從大陸涌入的投資和移民使得香港不堪重負,所有階層的大陸人都被針對:富裕階層被指控是導致生活費提高,尤其是高企房價的罪魁禍首;像香港交易所主席李小加和香港大學校長張翔這些受過歐美精英教育的專業人士,僅僅因為出身大陸的“原罪”,而面對敵意與懷疑;草根游客和新移民在過去幾年被辱罵,是將香港置于威脅之下的“蝗蟲”和“野蠻人”。

同時,“光復香港”成了集會時每次必喊的口號,“香港不是中國”的概念貫穿運動始終。示威者將美國極右翼廣泛使用的佩佩蛙卡通(Pepe the Frog),作為他們抗議文化的重要元素。在香港街頭,揮舞英美國旗司空見慣,但舉中國國旗的人會被打得頭破血流。

最近,從中國銀行到中國移動,從優品360超市到美心餐飲集團,難以計數的中字號或僅僅是被認為支持中國或同情警方的企業、商鋪、食肆,遭到打砸、焚燒和劫掠,甚至他們的顧客也受到騷擾和霸凌。

香港學者方志恒在兩年前的一篇學術論文中,創造了一個有趣的概念“一個國家,兩種民族主義”,顯然受啟發于用來保證香港回歸后保持高度自治的框架設計“一個國家,兩種制度”。2012年以來,隨著中國在國際舞臺的軍事、外交、經濟、科技等領域日漸強勢,大陸年輕人越來越擁抱民族主義,顯得不夠豁達,動輒得咎。同時,香港的城市國家式獨特制度和作為香港人的獨特身份認同,也使得越來越多本地人擁抱通常被稱為民族主義的情緒,尤其是年輕人。

香港人對于大陸人的優越感,似乎是一個人人心知肚明的公開秘密,在他們眼中,大陸人“貧窮、封閉、被洗腦”。作為昔日的英國殖民地,很多香港人依然保留了某種情懷,殖民時代的旗幟每每出現在街頭,盡管如今的示威者大多是在1997年回歸之后長大甚至出生的。

正如《南華早報》專欄作者埃里克斯羅所指出的,很多視頻顯示,激進示威者會在西方人介入他們的暴力破壞時神奇地安靜和理性起來。無論是打砸地鐵站、堵路、占領機場,或者在一個視頻中,一個白人女性撕去連儂墻上的海報時,這些原本狂怒的暴力示威者,會令人驚訝地顯示出尊重和順從。

用方志恒的話說,北京未能成功將香港人融入中國,反而激發起了他們的反抗式本土主義。這是事實,可悲的是,這種本土主義的怒火殃及無辜的普通大陸人個體,而整場運動至今沒有對這種已非常接近仇恨犯罪的暴力作出任何譴責。

盲目的仇恨和部落主義,正在撕裂深圳河兩岸本是同胞的人,甚至那些同樣是香港土生土長,只是因為是否接受中國人身份認同,而變得水火不容的家庭和朋友。

就像對于美國復雜的種族關系一樣,我對香港社會的撕裂能否彌合改善也相當悲觀。這種導致狹隘與仇恨的種族中心主義,不幸地在兩邊同時蔓延燃燒,盡管悲哀的是,原本無論是香港還是大陸,大家都屬于同一個種族。

作者是中國媒體人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相關欄目推薦
推薦內容
幸运农场怎么看三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