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特稿:特朗普的荒誕歷史觀

時間:2019-10-20 08:58內容來源:聯合早報 版閱讀:新聞歸類:觀點評論
瞭望臺 美國總統特朗普兩周前宣布從敘利亞撤軍,背棄庫爾德族盟友,深受國內外一面倒的譴責。為了替自己辯解,他竟然給出庫爾德人沒有在諾曼底戰役幫過我們的理由,令人啼笑皆非。這不是特朗普



瞭望臺

美國總統特朗普兩周前宣布從敘利亞撤軍,背棄庫爾德族盟友,深受國內外一面倒的譴責。為了替自己辯解,他竟然給出‘庫爾德人沒有在諾曼底戰役幫過我們’的理由,令人啼笑皆非。這不是特朗普第一次因不懂歷史而鬧出笑話,有中學教師甚至公開撰文控訴他對歷史無知、誤人子弟,是‘中學歷史教師們最恐怖的夢魘’。

狡兔死、走狗烹。

久居敘利亞與土耳其邊界的庫爾德族人,作為打擊恐怖組織伊斯蘭國的中堅力量,以鮮血和生命保衛自己的家園,并成為美國反恐大業最重要的出力者,卻在伊斯蘭國力量基本被殲滅,美國要和土耳其鞏固關系的當兒,變成了美國的棄卒。

特朗普兩周前(10月6日)宣布從敘利亞撤軍,主要是出于國內選情考量,一來兌現從國外撤軍的諾言,二來轉移民眾對通烏案彈劾危機的注意力。

但特朗普背棄庫爾德族盟友,深受國內外一面倒的譴責,連國會共和黨人和軍方也表達不滿,讓特朗普備受困擾。上周三(10月9日),他終于慌不擇言地說出“庫爾德人沒有在諾曼底戰役幫過我們”的無厘頭辯解,倒打一耙怪罪對方沒在諾曼底戰役出力。

這段天馬行空的怪論,讓聽者都覺得匪夷所思,怎么樣也無法理解特朗普為什么從敘利亞局勢一下子跳到了諾曼底?1944年6月6日聯軍在法國的諾曼底登陸,又怎么跟庫爾德人扯上半點關系?

特朗普的神辯解于是引來了另一輪評論,有為庫爾德族叫屈,也有譴責特朗普的歷史觀荒誕絕倫。

同情庫爾德族者指出,庫爾德人是一個沒有正式國家的民族,他們散居在土耳其、敘利亞、伊朗和伊拉克,他們沒有正統的軍隊,而二戰是國與國的戰爭,他們根本沒有參與的余地。

為出賣庫爾德族自辯的特朗普在上周三是這樣告訴記者的:“正如有人今天在一篇非常有力的文章中所寫,他們(庫爾德人)沒有在二戰時幫我們,舉例來說,他們沒有在諾曼底登陸戰中協助我們。我們花了大量的錢幫助庫爾德人……你們說他們曾與美國并肩作戰,這也沒錯,但他們也是為他們的土地而戰。”

特朗普所說的這篇文章是美國保守派網站“市政廳”的一篇專欄,該專欄支持特朗普撤軍并放任土耳其采取軍事行動。文里還提到美軍參與的其他兩場著名戰役仁川(韓戰)和溪山(越戰),以及美軍在阿富汗坎大哈省的打恐行動。但特朗普只提到他所熟悉的諾曼底而給人留下以偏概全的錯誤印象。

特朗普早上讀了這篇評論,沒有好好消化、融匯貫通,就在下午記者會上拿出來當擋箭牌,結果鬧出文理荒誕和邏輯不通的笑話。

無論如何,以庫爾德族缺席一場距離遙遠與他們毫不不相干的戰役為理由而背棄他們,是特朗普歷史觀荒誕絕倫的另一典型例子。

有人稱它為特朗普的“諾曼底教條”(Normandy Doctrine),有的稱它為“諾曼底條規”(Normandy Rule)。著名歷史學家魯賓(Michael Rubin)還為此寫了篇諷刺短文,“提醒”臺灣、韓國、以色列,以及愛沙尼亞它們可能是下一個被美國背棄的對象,因為根據諾曼底條規,他們分別在美國革命戰爭、美國解放西印度群島格林納達、1812年英軍燒毀白宮和墨西哥人圍攻得州阿拉莫邊寨時,都沒有幫美國出過力。

有人說,德國和日本是二戰美國的死對頭,怎么在戰后卻成為美國的好友。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特約評論員阿里反問特朗普,沙特阿拉伯、俄羅斯、朝鮮、以色列、土耳其、菲律賓、埃及、匈牙利都沒有在諾曼底和美軍并肩作戰,可是特朗普卻很欣賞它們的領袖,為什么只挑庫爾德人來開刀?

國際關系和歷史認知少得可憐

大家都知道,特朗普不讀書,他更像是一個電視迷和推特發燒友。他對國際關系和歷史,尤其是中東歷史的認知少得可憐。

8月初,美國和伊朗緊張關系升級時,他在推特上挑釁伊朗,嘲笑它從未贏過一場戰爭。伊朗外長扎里夫干脆當起教師給他上了一堂歷史課,細數伊朗數千年來擊敗無數入侵者的光榮史。伊朗屢敗外敵,靠的就是豁得出去、視死如歸的鐵血精神,正因為有如此悠久的歷史,培養了伊朗獨特的民族自尊。

特朗普不懂伊朗史,硬要和伊朗拗,難怪處處碰壁。

6月他宣布對伊朗進行新一輪制裁時,竟然把死去30年的伊朗最高領袖霍梅尼當作現任領袖哈梅內伊。

9月1日,40個國家元首齊集波蘭,參加二戰爆發80周年紀念活動。特朗普因颶風來臨取消行程。記者在白宮草坪遇見他,順口問他對錯過波蘭紀念日有何感想,令人大跌眼鏡的是,他一開口就送上祝賀:“我要祝賀波蘭。這是個偉大的國家,有偉大的人民。”

為充滿哀思與悼念的紀念日送上祝賀,好比外國領袖向美國紀念911的活動發出賀電一般很不得體。難怪網友紛紛譴責特朗普“丟人”“沒有同理心”和“不懂歷史”。

美國歷任總統若非世家出身,就是名校法律系畢業并進入公共服務體系,在經濟政治方面受過理論熏陶和在職培訓。

特朗普是歷任總統中素質最低的一個,他缺乏對社會、經濟、軍事、外交等方面最基礎的常識認知,完全不懂它們之間的相互關系和相互作用后果。這些事情他都不懂,也不想懂,偏偏又愛表現。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相關欄目推薦
推薦內容
幸运农场怎么看三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