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沉重的亡國感 廉價的芒果干

時間:2019-10-25 12:41內容來源:聯合早報 版閱讀:新聞歸類:臺海局勢
來源:中國時報 臺灣真是個奇跡之島,亡國感竟已成為時髦之物!許多年輕人就像配掛潮物般,不時將它掛在嘴邊,更由此鄙視起那些仍無亡國感的中老年人。 亡國感這感字用得好。戲劇與人生有悲劇

來源:中國時報

臺灣真是個“奇跡”之島,“亡國感”竟已成為時髦之物!許多年輕人就像配掛潮物般,不時將它掛在嘴邊,更由此鄙視起那些仍無“亡國感”的中老年人。

“亡國感”這“感”字用得好。戲劇與人生有“悲劇感”一詞,談的是主人翁覺得天地獨獨對他不仁。對這感覺各人的反應不同,固然有因此而悲憤堅忍者,但更多時候,主人翁卻就以這感覺為自己的“不幸”找到情緒的出口。自以為“眾人皆醉我獨醒”,反而封閉了認知客觀環境以及與他人溝通的可能。

臺灣目前“流行”的亡國感就是如此。配掛此潮物的人自詡對臺灣處境能有自覺,也能為此發聲,但事實呢?

正如你身處實然的悲劇與從戲劇而得悲劇感是兩碼事般,真面對亡國與徒具亡國感也是完全的兩回事。畢竟,人身處悲劇就亟思脫離困境,且知道為此得付出多少代價;但從戲而得悲劇感并不須有任何實質的付出就能從“移情”中得到生命的洗滌,你依然可以馬照跑、舞照跳。

亡國感在臺灣被操弄成世代矛盾,諷刺的是:真曾經面臨亡國之痛的,卻就是那些被年輕人視為懦弱并向大陸釋出善意的“老頭”。他們歷經抗戰,當時真覺國家就要亡了,多少人以“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而投筆從戎。戰爭中犧牲的軍民固高達1200萬人,“筧橋英烈”中為國犧牲的飛行員年齡更就只20幾歲,他們都是社會精英,都該有大好前程,但“覆巢之下無完卵”,所以毅然從軍,以命相殉,這是真面臨亡國的感覺。在這里,想不亡國,就得相應犧牲許多原該屬于自己的東西。

國與國間的存亡戰爭就是如此。你看以阿之間,先不論以色列以自己2000年前的居住地為國土是否正當,但要建國,它就得全民皆兵,就得體認在阿拉伯世界環伺下,可以打贏99次戰爭,卻不許輸上一次,一輸整個就都沒了。正是這樣的壓力,在一項調查報告中:以色列精神病癥比例在全世界乃占第一。

同樣,巴勒斯坦想建國,你看它得經過多少抗爭。但即便這樣,也仍未竟其志。而在以色列控制下的巴勒斯坦自治區,你游行若有暴力,以色列就十倍奉還。在戰爭中,所謂“廢死”的價值,簡直就是個笑話。

國與國之間如此,同一國之下的政體戰爭也沒有可以游移的余地。先不說慘烈的國共內戰,只要經歷過50到70年代的人,想必都還記得當年兩岸嚴峻對峙下的心口壓力。那時男子人人須當兵,當多久,抽簽決定。海空軍就是三年。為什么比陸軍多一年?沒得說,因為不這樣,就無以確保臺灣。當時大專預備軍官在步校或衛武營受訓半年,出操哪有氣溫限制,早期更是打罵教育,不如此就無法打戰。結訓時,抽中“金馬獎”的多數臉色發白,因為金馬是前線,哪天戰爭爆發了,能不能活著回來也還不知。

所以說,兩岸和解對走過那段日子的人而言是多值得珍惜,也因此,他們才不輕言用“對抗”作為兩岸關系的主軸,更知道即便美國挺你,上戰場也還是自己的同胞。

面臨亡國,生命其實是無比沉重的。平時你堅持、享有的,這時都輕如鴻毛。就像日本人講的“相較于死亡,生命的一切都只是擦傷。”哪可能是邊喝著咖啡,邊連著網路,大談亡國感的。

這樣的亡國感,很像戲劇,你不必真付出代價;這樣的亡國感,也像虛擬實境的電玩,要成為英雄,只要在家里多按幾個鍵。所以也可以就將沉重的亡國感直接廉價輕忽地說成“芒果干”。

芒果干是好吃的,亡國感卻是沉重的。真不想亡國,是得付出包含生命在內的代價的。但現在大家不只不想當兵,還廢除了軍法,以為兩岸就只是嗆辣的,不會有戰爭,真打戰自己也不用上戰場。這樣地來談亡國感,臺灣還真是個“奇跡”之島。

只是,奇跡歸奇跡,在戰爭里,奇跡是起不了作用的。而自以為覺醒的年輕人在享受這潮物之余,或者也該對那從真實亡國處境走過來的人多點尊重吧!

頂一下
(83)
94.3%
踩一下
(5)
5.7%


相關欄目推薦
推薦內容
幸运农场怎么看三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