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慧良:新經濟下的送餐員悲歌

時間:2019-10-20 09:13內容來源:聯合早報 版閱讀:新聞歸類:臺海局勢
早點 登臺札記 數月前聽念大學的女兒提過,她和同學常使用Foodpanda(空腹熊貓)等外送平臺訂餐,這樣就不須在趕時間時只能吃超商的飯團裹腹,而且種類很多。當下覺得時代進步了,忙碌的家長不

早點

登臺札記

數月前聽念大學的女兒提過,她和同學常使用Foodpanda(空腹熊貓)等外送平臺訂餐,這樣就不須在趕時間時只能吃超商的飯團裹腹,而且種類很多。當下覺得時代進步了,忙碌的家長不須再辛苦做便當,也省下送便當的時間。

現在,連我住家附近不時都可以看到外送員穿梭巷弄的身影,擴展速度之快超乎想象,據說外送平臺已涵蓋臺灣一半以上的縣市了。

這波透過網絡和通訊技術快速媒合供需雙方的外送餐飲風潮,對校園旁的商家產生明顯沖擊,建中附近的便當店家難掩黯然神色說,生意少了有三成之多。

《商業周刊》報道,臺灣有五萬名外送大軍,外送餐飲產值近300億元(新臺幣,下同,13.44億新元)。來臺七年的德商Foodpanda在臺營收金額不僅沖到亞洲七地的第一名,更在集團近40個市場中躋身前四名,包括美商Uber Eats和英商Deliveroo近一年的訂單和用戶數都攀升兩三倍,成為亞洲成長最快的市場。

Foodpanda董事總經理方俊強7月時開心地說:“直到最近兩年,我們才開始感受到真正的成長力道,速度只能用‘瘋狂’來形容,國際競爭對手的投資與行銷,會讓市場茁壯、不斷被做大,離飽和還差得非常遠。”

臺灣市場飆升的因素包括:臺灣人口密度為亞洲第三,智慧手機普及率是亞洲第二,外食人口約七成,機車密度全球最高,以及女性勞動參與率七八成以上。

然而,雙十慶典當天,桃園Foodpanda一名29歲青年深夜送餐與小貨車發生車禍致死,因公司未為死者投保勞保,引發職場安全討論;接著,臺北Uber Eats一名20歲的外送員也因車禍不治;臺北Lalamove外送員又撞死違規穿越馬路的老翁……外送員為了多賺點錢搶單、超速行駛的辛酸一一浮上臺面,引發社會熱議。

根據104人力銀行統計,外送員平均年齡26歲,最小甚至未成年,僅15歲,最高齡45歲,他們平均每月收入約4萬2000元,比大學畢業生月薪3萬元高,其中最高可達18萬元,最低2萬元。令人意外的是,有近七成外送員是正職,顛覆外界以為外送員多是兼職的印象。

該調查發現,以Foodpanda為例,半個月結算一次,外送超過610趟,每趟為120元,一個月都不休假,才能有超過14萬收入,要達上述目標,一天至少要送41趟,每天必須工作14小時。Uber Eats則是以尖峰時段達標趟數給予獎金,最高22趟能拿到額外750元。

有外送員透露,為了快速搶單,他們沿途不斷滑手機,稍有松懈,單子可能就被別人捷足先登了。還有人指出,Foodpanda設有倒數計時器,從接單開始倒數,送餐過程中只要時間歸零就會鈴聲大作,至少響15秒才會停。這樣的勞動強度,外送員不僅身體疲憊,精神也處于緊繃狀態,不發生交通意外才是奇跡。

即使已發生死亡案例,外送平臺仍堅稱,他們與外送員之間是“承攬”關系,不須為其投保勞保和健保,意味著若發生事故,外送員連基本的職災給付都沒有。在社會輿論壓力下,政府火速認定外送平臺與外送員應為“雇傭”關系,要求外送平臺負起雇主的責任。

雙方爭論不休之際,全臺各地又發生多起外送員肇事、被撞乃至彼此追撞的事件,光是臺北市本月已有42起,逼得警政署昨天緊急通報各縣市警察局,要求增列統計外送員車禍案件數,注記原因、時段,提出預防之道。

《聯合報》社論說,美食外送平臺雖是新興產業,卻稱不上高技術門檻,只是勞力密集的服務業,政府的管理卻毫無章法。例如,在七家外送平臺中,最大的Foodpanda、Uber Eats、Deliveroo三家外資都采“承攬制”,本土業者則采“雇傭制”,如此扭曲的“一國兩制”,讓本土外送平臺經營居于劣勢,“外送員之死,讓我們看到臺灣法規的一國兩制,看到馬路上爭道搶快、不顧他人的景象。這些,都是第三世界國家的景象,卻變成臺灣街頭常景”。

在新經濟時代,當外送平臺業者欣喜于業績瘋狂成長之際,外送員的工作條件卻未改善,反而被剝削得更厲害,不啻是最大的諷刺。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相關欄目推薦
推薦內容
幸运农场怎么看三连中